来到异世界,然后被女神投入深渊 1~3

*原文写于2022年初,总之是其中一篇写了几千字又不想写下去的厕纸。主要写作出发点是想要写一篇当时逐渐开始流行的“集体转生,只有男主被看扁了,结果男主之后变身龙傲天”的无聊厕纸,还把当时流行的种田流改成了公路片。

1

这是在一个遥远的世界发生的事情。
在极高空的地方,有着一座浮在空中的宫殿。
从宫殿的窗外看去,白茫茫的大气之外就是宇宙那无尽的黑色,似乎这座宫殿真的在非常高的位置。
主殿位置站着一位少女,她长着一副端庄的脸庞,飘飘的金色长发在经过精心打理之后能够像瀑布一样倾泻在地面上,而她尖尖的耳轮表明了她精灵的身份。身上则是洁白的礼服外套着一件白纱长袍,布料上还有烫金的线条和图案点缀。
不过此刻端庄美丽的她双眼紧闭,嘴里念念有词,眼前浮现于地板上的巨大魔法阵逐渐泛起微光。
忽然间,便随着少女结束了吟唱,魔法阵发出强烈的光芒,在魔法阵的中央出现了三个人的身影。
“哇呜……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其中首先发出声音的是一位高大的男性,他在被转移到魔法阵后便被强光刺激到了双眼,被突然发生的事情感到惊诧不已,不由得发出了叫喊。
“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接着反应过来的是一位年轻的女性,虽然语气较为平静,可是故作镇定的神情掩盖不住她颤抖的双腿。
“……”
最后一位是一个面带稚气的青年,不过他并没有对突如其来的转移做出任何反应,难道说这位少年虽然有着一副一般高中生的外貌,内在却是比在场的另外两人还要成熟的内在吗?
“……”
答案其实不是这样的,这位少年睡得很香,口水已经把衣襟都弄湿了。
举行仪式的少女对面前这三人的表现并没有什么反应,她开始使用平缓的语气对三人讲话。
“欢迎你们!收到宣召的勇者!我是这个世界的女神艾法尔,简而言之,是我将诸位勇者通过召唤仪式引导到这个世界来的。接下来我会对你们想知道的一切进行说明,请站着的两位把那边还在睡觉的少年叫醒一起来听取说明吧!”
少年被叫醒之后发出了“这啥?”的感叹,不过在简单整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之后很快也恢复了平静。三个人开始环视这宫殿的样子。
华丽的大理石砖铺满地板,大块纯净的石英被雕刻成花纹的柱子支起整栋建筑,天花板中心有一副壁画被描绘在半圆形的透明玻璃材质上,阳光从天花板洒进来照亮了墙面上镶金的装饰。整个房间的装潢和艾法尔的服饰构成了和谐的统一。
“那么,接下来我就要对这个世界进行说明了。”

广袤的陆地四周都被海洋包围,数千年来人类、魔族、兽族与精灵族都在这片大陆生息。
一切都开始于一万年前的神迹。
据说,在遥远的过去,这片大地上还没有女神。
在不知是何种奇怪的作用之下,这个世界只剩下这一片陆地,曾经有人类组建船队希望能找到大海之中其他的有人类居住的陆地,可是都无功而返。
在那个远古的时期,人类与其他种族都在无休止的战争中挣扎地生存,整片大地都是残骸和创伤。
直到一万年前的一天,女神来到了这个世界。
宛如原初的悸动一般。
那是这个世界初次与女神的接触。
世界如呱呱坠地的新生儿,哭喊着嘶哑的喉咙感谢自己生母给予的生命,期望着能够得到能让自己成长的母乳。
女神让一切都改变了。
女神降临到这个世界,她驻足在高山上,眺望整片大地。她看到的是不同种族的生命都在战争、饥饿、疾病与邪恶之中。
女神说,希望这个世界能变得美好,大地便从她所立足的一点展开奇迹。枯萎的树木回到了青葱的相貌,被血与毒污染的土地回到了肥沃的状态,遮天蔽日的乌云完全散去。
每一个生命都停下了战斗,他们惊诧地感受着一切的变化。
女神说,希望能有让生命幸福的魔法,地壳之下产生了洪流。四条灵脉缠绕着这个大地,赋予生命们元素魔法、强化魔法、属性魔法和召唤魔法。至此,人类可以用水魔法获得清洁的水资源,精灵可以召唤动物使魔,兽人可以穿上强化的装甲。
拥有了魔法的生命们感激女神为此做的一切,为她在大陆中心的最高峰上建设了宫殿。
可是得到这些的魔族并不满足,他们在学会了魔法之后动了邪恶的想法,他们用强大的战斗力打算独自征服整片大地。
女神在宫殿中看着重新陷入混乱的世界而感到悲伤,她落下的泪水化为人形,这便是那一万年前的勇者。勇者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他带着一队在各种族中征集的伙伴将贪婪的魔族从大地上驱逐。女神在大陆西面汪洋大海中制造了一座岛,并把魔族全部赶到这座岛上。
离岛——这是女神赐予那座岛的名字。这座岛四周的海洋都向着岛的方向流动,四周的空气也都向着岛的方向吹,在女神的封印下,魔族大概永远也无法从那座岛上离开。
而在这一切之后女神早已感到厌倦,她将自己的宫殿从地面上升起,不再干涉世界。而她将自己的能力幻化做七名魔女,命令她们代替自己去帮助这个世界。
不过,在这近一万年之后,魔族似乎找到了突破女神封印的方法,这片大地上又再重新出现了不详。
“你们是被我宣召的勇者,因为我为了把你们召唤而来,已经花费了巨大的魔力,暂时无法将你们送回原本的世界了,我希望你们可以接受成为勇者拯救世界的请求。”
三人听闻后产生了不同的回应。
“为了阻止邪恶吾辈义不容辞!我愿意接受成为勇者抗击魔族的请求!”高大的男子这么回应道。
“唔……没有办法回去了吗……”年轻女性带着一丝疑虑,默默点了点头。
“成为异世界勇者拯救世界吗?感觉比较有意思呢。”少年同意了。
“不用担心,所有的事情应该都和你们熟悉的异世界是相似的,我接下来会让你们获得女神的祝福,你们就可以拥有一个状态栏,上面会显示你们的属性、等级和状态。”
“接着我会引领你们去往城镇,你们将在城镇开始你们的旅途,在地下城或野外磨练等级,学习战斗技巧和魔法。在女神的加护下你们的等级提升会比一般人类快,能力也会更强,在你们变得足够强大之后就指望勇者你们消灭潜伏在大陆各处的魔族了。等到时机成熟,我会通知勇者集合,届时我们将会一同将万年前留下的祸根彻底剿灭!”
“好!我希望本大爷的到来可以完全消除世界的邪恶!”高大的男人笑哈哈地这么呼喊着。
“等一下,战斗的话我可不擅长啊!还有战争什么的最讨厌了!”女子对女神的说明感到不安。
“没有关系的,你们是收到女神祝福的人,相信我只要你得到祝福你就能感觉到强大到不再畏惧的力量。”
“没有任何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吧。首先的话,这位男士,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女神看向了高大的男人,男人在被注视之后又笑哈哈了起来。
“哎呀!受不了女神这般美女的眼神啊。我叫多多隆,本职是一位木匠,希望我热枕的心能够为女神献上一份力。”
女神握着多多隆的右手,只见他手背上显现出了一个张开翅膀的石碑的图案。
“这便是祝福魔法【女神的祝福】,在接受了这个祝福后你就可以通过心中默念‘状态’来查看状态栏。你看,你状态里面一栏写着【女神的加护】,你右手上的图案和你的这个祝福状态这就是勇者标志”。
只见多多隆面前浮现出一个游戏一般的状态栏,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不少他的个人信息,而手背上的图标同样地出现在他的状态一栏里。
“如果不想被他人看见自己的全部状态可以选择隐藏其中一部分。在拥有【女神的加护】后,你可以获得战斗经验增益和升级属性增益等加持,而且你还可以和这个世界的不同种族交流。这些都会成为你变强的重要帮助!”
“才发现女神大人在说我们这边的语言呢!也就是说有了这个之后我还可以和其他不同的种族交流吗?太神奇了!”
紧接着,多多隆的状态栏上浮现了新的图标。
“恭喜呢勇者大人!你的天赋职业是剑士和建筑师!如果你在这个世界学习这方面的技巧会特别快,而且这方面能力也会特别出众呢。”
“哦哦哦!我感觉到力量在上涌!这就是勇者的力量吗!”
多多隆非常喜悦,他在聚精会神地查看着自己的状态栏。
“接下来是这位女士呢,请你把手给我。”
“……”
女人默不作声,不过还是举起了自己的手。
在手背浮现了同样的图案之后,女人的面前同样出现了状态栏。
“你的名字是诺奈呢!真是动听的名字,我看一下……你的天赋是法师和医生呢,想来你的治疗魔法应该会很厉害!”
“我先前是医生,如果拥有这个能力的话,我可以救下更多生命吗?”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是可以的。”
诺奈端着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思考中,接着,女神又把视线转向了少年。
“那么,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觉得你应该不能叫我小朋友吧,我叫派尼,怎么看你都比我小。”
少年打量着长相非常稚嫩的少女女神,眼前的这个人怎么看感觉都只有十五岁上下。
“人不可貌相呢,女神更是如此,我都已经活了一万年了,当然可以叫你小朋友呢。”
“那么,勇者派尼,请你把手给我呢。”
派尼伸出了手,不过并没有和其他两人一样显现图案。
“嗯?奇怪,是没有成功吗?”
艾法尔牵起派尼的右手,可是无论怎么看都没有浮现图案。
“这样的话……这边这位少年在接受祝福的时候遇到一点麻烦呢,那么我就先把两位勇者送去城镇,然后再想办法解决这边的事情吧。”
艾法尔的目光注视下,多多隆和诺奈化成了光球,从宫殿的正上方飞出尔后向着地面的同一方向飞去。
“咦?女神大人,为什么会没有成功呢?”派尼发出了疑问。
艾法尔重新看向了派尼,不过这一次,眼神里充满了凝重。
“时不时也有失败品呢,不过没有关系,处理掉就好了。”
“失……失败品?女神大人是什么意思呢?”少年对于艾法尔说出的词语感到有点惊讶。
“也就是说你是个没有办法接受【系统】的失败品呢,也不跟你废话了,把你送去投胎吧。”
“不……等等!我还没有听明白你的意思,什么叫【系统】,还有你是要让我去死吗?”少年很惊慌。
“【系统】就是那个属性状态栏,没有系统的话,怕不是连和这个世界的人交流都做不到吧!既然我又没有办法把你马上送回去,我又懒得养着闲人,那不如就让你去死咯。”
“等、等等啊!”
没有等少年继续提问,光球就包裹着他从天上的宫殿中坠入地面。

2

地下城是人族对于一些聚集魔兽的洞穴或遗迹的称呼。在灵脉产生以后,一些连通地下的洞窟就富集了很多魔力,而这些魔力也催生了不少怪物。也有一种说法是说魔物是魔族制造的产物,但具体细节早已无人知晓。
在地下城之中最有名的莫过于缪斯深渊,一个非常深且巨大的洞正对着天,据传这个洞是在一万年前由勇者所造成的。盘根错节的洞穴连通起来围绕着大洞往下蜿蜒,据说能够到达最深处的冒险者可以获得女神的奖励。
缪斯深渊地下城指的是围绕那个洞的地穴,本应该说从大洞直接下去是会更简单快捷一些,不过由于这个洞深到直接连接着灵脉,大量的魔力直接从地底下喷射到天上。所以如果有生命胆敢直接站在洞口上方,会立刻因为魔力而强烈灼烧成粉末。因此,历代冒险者都只敢从复杂的洞穴进入。
地下城的等级都是根据魔力浓度来判定的,像是缪斯深渊这样的地下城,其产生的魔物会有许多极具价值的副产物,比如说喷火蜥蜴那耐火坚硬的鳞。以前丧失的冒险者留下的武器装备也会在魔力的汇聚下成为强大的附魔装备,因此在缪斯深渊地下城入口附近的城镇在地下城财宝的帮助下也成为了人类领数一数二的大城市。
这是名为缪斯镇的城镇,拥有人类领地最多数量的冒险者,整个城市的经济命脉便是来自于城镇南边的缪斯深渊。在大量商业之下带来的是比其他地区都要先进且开放的文化,在这里兽人和精灵都会成为冒险者进入地下城,文化交融也是其他地方没有的特色。
一般来说在这种繁华的地方不会有什么新闻,哪怕是纸醉金迷的市长的私生活事件都无法成为让这座城市的人们热烈讨论很久的事情。不过,在昨天的缪斯日报里,一个有趣的事件成为了当地人都非常感兴趣的新闻。
“速报!十年不遇的女神流星再次发生!大家都有对着流星许愿吗!”
在缪斯镇中有着一个有趣的特别事件,传说女神当年也是由人变成的。而当女神在高高在上的宫殿里怀念起地上的事物时便会抛下一枚玉石砸向缪斯深渊深处,而人们普遍相信对着这划过天际又正好落入缪斯深渊的玉石是女神赐予的爱,假如能够对着这颗流星许愿的话,女神会完成许下的愿望。
按道理来说缪斯深渊洞口喷涌而出的魔力实在不是一般生物能够承受的,也难怪人们会认为这是女神所创造的奇迹。
不过很明显人们只猜对了一半。虽然这种景象确实是女神造成的,不过落下的东西可不是玉石。
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派尼在光球内无法控制自己的上下左右,在颠婆之中径直从深渊上方坠下。
女神的光球非常的强大,面对着高浓度的魔力,光球的表面即便是和魔力摩擦出了强烈的火光也没有一点破损。
最后,光球在减速之中落入了深渊的最底层。

我在光球之中看着自己慢慢下降,渐渐的,我似乎能看清楚地底下的东西了。
那个是个什么狗屁女神,表面上说是一套,等到出了问题,表现出来的又是另一套。
不过既然是想要我去死,那为何要给我套上这样的保护罩呢?
大概是一些我暂时还不知道的理由吧。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看着自己明明是处在地面以下几千米的深处,可是地底下还是足够光亮让我看得清楚。
这个深渊的底看着相当平阔,不过在这个平整的巨大圆底上还有许多奶酪一般的洞,光球顺着洞往下继续深入,最后我来到了真正的地底下。
多孔的结构下是一个很有趣的巨大洞窟,许多石柱和钟乳石从超过一百米的高处连接到地面上,而阳光仍然能从那些巨大的孔洞照下来。
看着不那么平整的地面,想来应该是到了最底下了吧。
光球护送我缓缓落到地面上,随后,光球自行消退了。
我瞬间感受到每寸皮肤上的重压!
这种灼烧感恐怕不是单纯的大气压这么简单,难道说这就是魔力吗?
我强忍着从内脏里都爆发出的灼烧感,环顾了一下四周。
从孔洞中泻下的阳光能够让我看见周围的事物。我很快发现了一点,明明地底下应该也可以收到阳光和雨水,可是地面上却除了黝黑的石头外什么都没有,这应该也是魔力产生的结果吧。
“这没说……呜……这里是魔力丰富的灵脉附近吗?”
既然连植物和动物都没有,也不用提有什么灰尘了,阳光能够从天上照到这么深的地方,任何遮挡的灰尘估计都烧到什么都不剩了吧。
我很快痛苦地趴倒在地面上。
“呜……”
谁来,谁来救救我。
不过坏消息也很快传来。
倒下之后,我就感受到莫大的震动从地板传来。
这估计是一头非常巨大的生物在找我吧。
这么深的地方,难道是地下城的大boss吗?
震动越来越明显,用刺痛的肉眼也可以看见周遭都震动起来。从阴影处的小石堆上滚下来了什么东西落在我面前,我定睛一看,是只剩下半个的头盖骨。
“呜……”
真是可怕啊,为什么我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很快,震动的源头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是一只高大的米诺陶诺斯,双眼通红,整个体型高大得似乎能够跳起来触碰到天花板。手上拿着棍棒形状的石柱作为武器,而它的脖子上挂着的,正是由一个个人头骨所串成的项链。
“原来是这样啊……”
我终于明白了女神的恶趣味。
她原来是不希望我被简单地杀死。
她希望我在魔力灼烧的痛苦之中被这头牛吃掉。
“不过我可不喜欢这种恶趣味的女性呢……”
我勉强支撑着自己再次站起来,手指着面前的米诺陶诺斯。
“听好了!管你是叫什么名字,我一定会破除那个狗屎女神的恶趣味,然后好好地活下去!”

3

总而言之先想办法让自己活下去吧。
面前的这头巨兽虽然令人畏惧,不过却不是那么灵活。
在许多石柱的遮挡下,这头米诺陶诺斯花了一点时间才走到我的面前。
并且不知道是否是所处在的环境的问题,似乎这头巨兽并没有很机灵的样子。
可以说是有点呆。
即便是已经来到我跟前了,却还是仅仅呆呆地看着我。
不妙,它开始有所动作了。
以缓慢的速度举起了一根石柱,似乎是打算来一击横扫。
那这样的话,就只好从它身下穿过了!
我拼尽自己跪倒时节省出来的那一点力气,全力向它身下跑去。
果不其然,在我起跑后,它就挥下了名为石柱的战锤。
顷刻间,我的身后的地面被石柱狠狠地剐蹭了一下,石头之间的碰撞竟产生了大量的灰尘。不过一眨眼间石头产生的灰尘就又被高浓度的魔力烧尽,它的横扫最后拍在了本来在我身后的柱子上,大概是本身长期被魔力蚀刻的石头就很坚硬的原因,这一下狠招下去居然无论是支撑的柱子还是它手上的柱子都纹丝没有碎裂。
我趁着它挥击的时间跑到了它的身后。
虽说是躲开了它的第一次攻击,可是我仍没有掌握它的攻击节奏,恐怕下一击我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最可怕的是,此刻我仍受到魔法的烧灼,刺痛的皮肤和内脏恐怕不能让我活太久时间。
我必须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当我环视四周时,除了一根根支撑千疮百孔的天花板的柱子之外,我似乎既看不到围墙,也看不到任何可以出去的地方。
不过既然这里看着像是boss房间的地方,那肯定是有地方可以让我出去的。
虽然不知道boss在和我战斗的状态下我是否可以离开就是了。
不过现在也没有其他的思路了,只好先搏一搏。
幸运的是,这里有很多柱子可以让我绕着跑来躲避米诺陶诺兹的攻击,同时可以作为参照物让我沿着一个方向跑。
不过我必须争取时间,无论是找到出口还是找到安全的、可以让我免受魔法灼烧的地方都好。
至少活下来才可以对那个想置我于死地的女神复仇。
我开始朝着巨物身后的方向跑。
怪物很快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击中。
它开始四处张望,似乎是在寻找本该被击飞的“我”的尸体在何处。
看到它这么笨拙,我似乎又增加了一点信心。
大概是很少来到这里的人在见到它的攻击之后可以马上做出正确的逃避动作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在刚刚成功读到了它的动作,是我在之前沉迷于电玩所以掌握了一点战斗的方法吗?
不过我这体力不足的身躯也是受电玩所赐就是了。
绕到它身后最近的柱子背面,我马上发现自己体力开始不足了。
除了我平时缺少运动的因素外,这一直在灼烧的魔法实在是难以忍受。
我开始急促呼吸之后很快感觉到从牙龈到肺部的灼烧感。
这么说,其他来到这里的人,除了像我一样被那个女神送到这里的穿越勇者以外,是不是都是做足准备的冒险者呢?
虽然不知道是否有过冒险者来到这个最深处,毕竟留下的任何装备痕迹估计都会在长久的高浓度魔法下烧尽吧。
不过有可能正常的冒险者都是穿着全套防护服来到这里的,结果却正好遇到了一个很需要灵活闪避的最终boss,所以被一击横扫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大概这个可能性比较大吧。
那这么看身上什么防护都没有的我是不是看起来有点傻。
并没有太多时间给我继续思考下去了,怪物很快发现自己被耍了,随后向我所在的方向走来。
我马上尽我全身的力气继续奔跑,试图在绕着柱子的同时保持向一个方向前进。
那头怪物在没有击中猎物后也没有着急,大概是觉得我是看起来跑不掉的样子吧。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这头怪物并没有着急着追我。
在我尝试跑了十分钟之后,我惊讶地发现似乎还是看不到墙壁。在这个高魔力浓度的地方,一点灰尘都无法存在,我无法看到墙壁只能证明在这斑斓的阳光下我肉眼可以看到的距离内都探不到房间的边界。
更不用说寻找出口了。
而且似乎作为boss,这头牛是能够识别一些魔法的痕迹的。
虽说牛这种生物视力并不是那么好,甚至分辨不出颜色,唯独在动态视力上有很大优势。
在我绕着柱子奔跑下,它没有办法通过我的足迹判断,因为一点灰尘都没有;它也没有办法看到我的身影,因为我跑得很远又总是注意着要用柱子格挡。
但是每次我慢下来的时候我都可以听到它接近的声音。
应该是掌握了某种看清魔法痕迹的能力吧。
在这个情况下,我无法甩掉它,同时我又没有能找到出口的线索。
一股绝望感从我的背脊爬上耳旁。
畏惧太多也无益,既然寻找出口变得不太可能,那我就改变想法,先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吧。
这个时候还是需要多动脑子。
首先要考虑到我现在身体开始支撑不下去了。
必须要找一个能够不被魔法灼烧的地方。
然后还得是一个安全的地点。
既然离开不了这个“boss房间”,那就必须要寻找一个可靠的即便是被它找到了也无法伤害到我的地方。
我的思绪很快引导我到刚刚躲避它第一次攻击的时候——
对了!只要找到洞就可以!
虽然不知道多年的蚀刻下能否找到在石柱内的洞,不过既然是岩体,那应该存在一些本来就有的空洞。
这些石柱的外表在高浓度魔法下也没有破损,在那头怪物的攻击下也没有破损,想来应该是非常安全的地点。
躲在里面不仅应该是可以防止暴露在高浓度魔法之中,而且那头怪物即便是直到我在洞里面也无法把我揪出来才对。
我马上开始寻找这样的洞。
突然我感觉身后一片寒凉,我赶紧贴身站在最近的柱子旁。
果不其然,这头怪兽趁着自己走到了和我之间没有遮挡的地方向我直接投掷了石柱,还好我向旁边躲闪,这才让我躲开了这次攻击。
我果然是有某种战斗直觉的吗?
在这个距离下可以说有点危险了。
常有一句话祸兮福所依。
我很欣喜地发现在绕过刚刚为了躲闪而绕过的柱子后方我终于看到了围墙。
更高兴的是。
墙上面有一个看起来很深的裂缝。
我赶紧钻了进去。
最开始的地方我还可以直接走进去,没有几步我就只能侧身蹲着爬进去了。
米诺陶诺兹似乎是发现我进入了裂缝里,最开始它打算用手指勾我出来,在尝试未果后它又转变成用舌头伸进来找我。
所幸这个裂缝足够的深,即使是这样它也没有能碰到我。
在盯着我这个缝隙一段时间后,它感到无聊地走开了。
我长叹一口气,腿软地坐到了地上。